发米小说网

第二章归墟妖骨阵

分类:网游竞技 人气:57024 更新时间:2022-05-24
男人见自己的女儿挡在秦夜面前,也不好下手。这让秦夜心中不禁又感叹:人之初,性本善。想当一个善良的人很难,当一个作恶多端的人却很简单。他不过是给了小女孩一块灵石,便让其觉得他是一个好人。“您好,这位大哥。我是从青天王朝而来,能否告诉在下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吗?”秦夜对男子客气道。男人没有回答,而是把锄头送到身后的妇人。自己则是将小女孩抱住,头也不回道:“我不好说什么,只能告诉你这个村子里没有人会欢迎外人。你还是速速离开吧!”其实他通过小女孩已经知道大概发生了什么事,若是上辈子有人胆敢头也不回的和他说话。可能早就尸首分离,灰飞烟灭。可是他也不是上一世那个令人天子帝尊,经历了许多变化。他也看淡了很多事,不会去和一些小事情斤斤计较。那样只会自降身份,划算不来。他就在屋子外盘膝打坐,手中青色灵气缭绕。带着一些电流,绚丽万千。“看来又得使用一次灵魂秘术了,不知道这样还能撑多久。”怎么说他上辈子也是帝境武者,虽然武道实力尽失。不过帝境灵魂力却依然是残余一些,曾和一个大魔头交战过的他找魔修的气息应该小菜一碟。一股弥天的灵魂力瞬间就向四面八方延伸,若真是魔修应该不会走远!毕竟一个人的血肉身躯不足以让魔修满足,而且这个村里那么多人。为什么只抓走一个女子?这就奇了怪了。莫非那女子……是有着特殊体质!秦夜一心二用,一边寻找魔修独特的气息,另一边思索着这个魔修的意图。不过要是那女子真有特殊体质,那么那个魔修应该不会轻举妄动。毕竟拥有着特殊体质的人,其身上的血肉能量足以撑爆他的身体。要想吸收并且不会有爆体的危险,那么定然要寻找几味天材地宝中和。听小女孩所言方才过了十几天,秦夜猜测那姓燕的姑娘应该还没有生命危险。恐怕这方世界也只有秦夜敢如此断言,其实他敢这么想是有一些原因的。在上辈子,他精通丹术以及阵法。乃是仙界颇有名气的八星圣级炼丹师和七星尊级阵法师,这两个身份可比帝境实力强上数倍不止。“嗯?怎么会!不可能啊!”秦夜有些失狂,不能相信自己猜测出错。良久,他又是忽然大笑:“哈哈哈,没想到这个地方还存在阵法!”像这种二级阵法怎么可能躲得过他这个尊级阵法师的查探,而且这阵法简直比当初封印他经脉的那人还弱。至少封印经脉的那个微型阵法还是五星王级的,若不是他体内灵气稀薄而耽误了几年破除封印的时间,又怎么可能现在连武者境都没能踏入?他心想这块有着阵法覆盖的地方,一定有什么东西。虽然这方世界帝境强者不一定有或者说存在过,但是他在这个阵法的气息上不仅仅是感受到了魔修那种嗜血,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朽。距离泉水村约莫十里开外,他踏着玄奥的步伐几秒便是到了一棵枯树前。抬起手轻轻地触碰面前的空气……嗡嗡~一堵气墙好像是挡在这个巨大枯树身前,秦夜不停地想着该如何破解这个阵法。虽然说他很是不屑这个低级阵法,但是他现在实力微弱。不能够强行破解,否则他早就一巴掌拍碎这堵气墙了。“该死,看来只能触发了。”秦夜摸着额头,眼神有些迷糊。他没想到这次强行使用精神力的副作用这么快就来临,可能是这次连续施展了两次的缘故。还记得他自出生于这方世界第一次使用精神力,还是三日后才发作。现在不能冒着灵魂湮灭的危险再次使用秘术,只能以身试险还能有一线生机。一般像这种低级的阵法,都是有着阵眼。如果阵眼损坏,那么阵法本身便不攻自破。可是他现在身上连一把武器都没有,怎么才能触发这个阵法?单凭他肉体的力量肯定远远不够,若是有武器再施展武技也差不多可行。哐当!从他衣服里掉落了一个黑色的匣子?这个匣子让他一时愣神,因为上一世的他当时在天子殿内正在研究着这块黑色的剑型匣子。下一秒就感觉自己身体内灵气丧失不见,并且自己那千年都未曾变幻的容貌已然变成了一个迟暮的老头子。最后,他记得最清楚的就是他那最亲的弟弟秦宁对他那嘲讽的眼神和尖锐的笑容。这就是他最大的心魔!“秦宁,我的亲弟弟。你送给我的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又能害死我,又能将我的灵魂转世投胎。”秦夜闭起双眸,再次睁开眼来便将剑型匣子砸向面前的阵法。只见剑型匣子一角穿透了气墙,伴随着咔嚓一声如蛛丝密布。果然,这个剑型匣子绝不是寻常物件。极有可能是一种秘宝,这才让他躁动的内心平静了。深吸一口气,不再胡思乱想而影响心境。一只脚刚踏进阵法里就传来轰隆隆的声音,比起雷声有过往而不及。秦夜紧握剑型匣子,他虽然不信任何的神明。但是却是觉得这个剑型匣子真像他父亲说的那样,是他这辈子的护身符。还小的时候,秦天龙就向他讲述了他出生时的事情。说当时恰好入夜时分,他的母亲就感觉肚子一阵阵痛。过了不知道多久,只听见一声声婴儿的啼哭。黑夜如白昼,数不清的祥瑞神兽相戏。这样的奇观在当年造成了巨大的轰动,伴随着这些奇景还有一块剑型匣子落在殿外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所有人都拿不出来剑型匣子,还是秦天龙亲自出手还堪堪将其拿出放在地面上。凌晨后,他指使十人填这个巨坑。花了六个时辰才填好,可以想象当时这个剑型匣子得有多大的重量。捡起断掉的挂绳,穿系好剑型匣子挂在脖颈处。便慢悠悠的走进阵法内,不管内心还是表面都毫无波澜。他对自己的阵法一道很有信心,除非是达到了圣级之上的阵法。否则就算是尊级阵法,他也能破掉。枯树内自成一片小空间,秦夜方才惊讶起来。只有着二级阵法师的人,怎么可能建造出这样一片小空间。有此能耐的人,至少也得有着宗师级的阵法师才有可能领悟空间的奥秘。难道说布置这二级阵法的人是一个至少是宗师级别的?若真是这样,那可就有些麻烦了。这里绝对不像是普通的二级阵法那么简单,弄不好小命都会丢在这里!秦夜很清楚,但是他现在都已经进阵,就没有退出去的说法。在高级的阵法师人群里一直都是有一个规矩的,如果怕了别人布置的阵法。那么就退出这个领域,永远也不要涉足。否则将会成为一个笑料,且受到阵法公会的追杀。哪怕这里或许没有人,他的身份也只是一个落魄的王朝太子。但是他对自己的名声很是看重,有时候比命还重。“咦,这是……”秦夜惊异的看着眼前的三具妖兽骸骨,血肉什么的早就没有了。它们身躯高大,一具盘在地上如蛇形却有着鸟头骨带有喙;一具长有六翼,立在空中;最后一具引起秦夜注意的则是它的黑漆漆的瞳孔,这瞳孔居然像是存在血肉似的,霎时间心中升起颤栗感。强压不适,默然深思而不语。想他可是天帝,虽不敢说万千域界最强。但也敢说,绝对是最强横的里面佼佼人物!咔嚓!脆响声再次响起,他终于知道先前听见的声音是什么了。只见三具骸骨皆是动了起来,它们各自寻得一个点位停下。秦夜没有动半步,待它们呈三角包围他时忽而脸色大变。如今他的实力顶多也不过就是堪堪武者一层,灵魂力并不稳定。不能随时频繁使用,自然不能归纳里面。再说眼前这阵法看上去就算只有二级,但是若为一位颇有传奇人物所布置。那强度说不定达到了三级甚至于四级的威力,他若逞强必吃大亏!那具令他心中升起颤栗感的尸骸好像是另外两具的首领一样。当它每有一个动作,其二必然学着。“笑话,我堂堂天帝还会怕了你们这几个污秽之物不成?”秦夜心里却是想着不能和这三具没有灵魂的骨头渣子硬碰硬,否则多半会让他骨折。这智取又不能按活物思维,因为他也不清楚目前阵法的具体情况。阵眼所在也不知在何处,现在也只能随机应变了。在他失神时,一股心悸从脚底冒到天灵盖。立即退后一步,靠着灵魂力的本能反应险而又险的躲过足以让他非死即残的一击。这次若不是有不同于寻常人的灵魂力,那具真的糟了。武道实力固然重要,可是对他前世有很大帮助的灵魂力也不能荒废掉。在想到坑害自己的那个人,在对于实力的渴望,他更加的迫不及待了。“不知道这身体的强度能不能抗住地级武技的反噬,我可不想一直耗在这里。”秦夜小声念叨,两手握拳。两具骸骨挡在他左右,如果强行靠近那具指挥它们的首领不知道好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他想好了,大不了多施展几次。实在不行就用灵魂力,他对自己都是一如既往的残忍。上辈子是,这辈子不用例外。就是不能铲除那个魔道孽障了,真是好可惜啊!“不对,这里面好像没有了那令我厌恶的气息……”秦夜失声,他好像是被故意引进这里一般。到底是谁?莫非就是那个魔道孽障?他心里忽然拿不准了,就算是和那个人拼杀又有几分胜算?天杀拳第一式——点杀!一拳如鲸吞,瞬间淹没了两具骸骨,将其二碾压成骨粉。秦夜见状没有半点喜悦感,一口气血喷出。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虚弱感十足。但是下一刻,那两具被他打碎的骸骨居然重组了!秦夜真的不敢相信,他觉得这一定是幻觉。当他见到两具骸骨脚下石块碎裂,地面凹凸。当即肯定了出现在他面前的这一幕并不是幻觉,而是真实发生的。他心中升起来再给这两具骸骨一拳的想法,却是被他硬是压下来了。若是再施展,他肯定是没有再战之力。反噬重伤再去使用一次灵魂力很有可能直接死掉,况且若是这样也挺好。但是如果这两具骸骨再次重组,那他便无半点生还的可能性。更不用说后面那具略有诡异感的骸骨首领还在虎视眈眈。冷静,当即只有找到阵眼才能解决当前的困境。他一边躲避着两具骸骨的攻击,一边观察四周。奈何他忘的眼睛酸痛,也愣是没有找到半点阵眼的迹象。他又心思放在骸骨首领上,立刻就发现了端详。“只能赌一把了,可别让我失望啊!”他穿过两具骸骨的包围,朝着骸骨首领的方向跑去。两具骸骨紧跟其后,当他跳将起来打向骸骨首领时。身后的攻击也如约而至,生死一触即发。龙游术!一声暴喝,他的身影便消失不见了。而两具骸骨的攻击自然而然打在首领的身上,顿时骸骨首领便是成了一块块的碎骨。秦夜连忙抠出这骸骨首领的眼珠子,然后两具骸骨也消失了。让他啧啧称奇,感叹布阵者阵法一道的造诣绝对在他之上。还好他会这瞬移的秘术,现在也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他看着手中的珠子,感觉灵魂被吸进一个容器里一样。“有缘人,喜欢老朽为你精心准备的礼物吗?这归墟妖骨阵的滋味还不错吧?哈哈哈!”

精彩评论(576)

  • 逆海的鱼
    及见此情形,,印龟非常之喜,由是言之,真者涅盘今始!
    2022-05-24 548
  • 为陈
    起,起,数年前你是宗门弟子也,何如是则易流涕,不令汝师兄弟笑。
    2022-05-24 861
  • 三影月
    即在刘秀丽之一瞬,小三爷举辄留了刘秀之臂,那长长的指甲,若利之刀片,
    2022-05-24 616
  • 谪凡客
    醉来,杨戬饮之能醉神仙酿,其前为一醉,此时倒也真之醉。
    2022-05-24 559
  • 婉言
    林弈浑身一震,乃恍然想起,其所学之秘步,不是武曲星君之看家本领乎。
    2022-05-24 485
  • 冰神女皇
    且大笑,那人直踏空行,转瞬即逝不见,那股灭人之场景亦灭。
    2022-05-24 668
  • 翼旗
    幸是双修,不然真不敢干此事,今内已无纤毫之真气也,可以修矣。
    2022-05-24 760
  • 香辣虾球
    而万雷疆之属,亦竟有其人,在历数年后之荡,是尝负之土,为人代。
    2022-05-24 774
  • 快餐店
    泠泠之声一毕,顿则三猪哥面顿如蒙大赦之辗转矣。
    2022-05-24 748
  • 柠檬酸奶酸
    固李学东非一以玫瑰酒,上一次之为陪唐雪嫣入之,
    2022-05-24 354
  • 饕餮爱吃鱼
    再苏庭咳矣,解释道:许多事,总当视之明,知之欤?,苏某堂堂神君,
    2022-05-24 909
  • 落华大魔王
    于其身爆之间,此一片里中多处并爆数团黑之光开。
    2022-05-24 835

目录